友情链接
家校联动
陪伴就是教育


          李希贵,男, 现任北京十一学校校长;历任教育部基础教育评估中心主任、高密四中语文教师、班主任、副教导主任、副校长、校长,高密一中校长,高密市教委主任,山东省潍坊市教育局局长;兼任国家督学、中国教育学会理事、山东师范大学研究生导师、山东省中语会副会长。先后主持多项国家级课题,其中《语文实验室计划》被列为国家教育部、人事部“特级教师计划”,并获山东省人民政府优秀教学成果一等奖。 出版《教育艺术随想录》《中学语文教改实验研究》等专著;在国家级报刊发表《让语文素养融进血液》《一个教育局长的听课手记》等二十多万字;先后参与教育部更新教育观念报告团,教育部高中新课程实验专家组,教育部《素质教育观念学习提要》编写组等项工作。荣获全国劳动模范,全国优秀教师,齐鲁十大教育新闻人物等称号。现著有《为了自由呼吸的教育》一书,在教育界反响强烈;曾经出版《学生第二》、《学生第一》。

某日,十一学校的一名学生找到他,说:“校长,我们几个同学这个周六准备到天津去一趟,我们想请你一起去,怎么样?”李校长当即查了自己的日程安排,周六还真没有什么事,于是一口答应。

  到了周六,李校长跟几个学生一起乘高铁到了天津,考察一圈,当日返回。一路上,也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故事发生,无非就是几个学生海阔天空地神聊,评点时事,说说笑话,大部分时光李校长都是笑眯眯地听他们侃大山。

  回到学校一周之后,有一天,李校长在路上遇到了那个组织到天津考察的同学,他一脸认真地对李校长说:“校长啊,上周到天津,你让我们很受教育!”

  学生的话让李校长思索了很久。其实,李校长一路上并没有“教育”学生,没有对他们的考察进行任何指点,甚至没有叮嘱过安全问题,为什么他们会感觉很受教育呢?

  李校长说:陪着就是教育。

  是啊,我们的孩子从小生活在高浓度的教育氛围里,成人--从家长到老师,无时无刻不在渗透各种教育,无时无刻不在进行各种说教,无时无刻不在试图影响和改变孩子。我们的孩子就像生活在教育的雾霾里一样,已经到了窒息的程度。

  我们可以设想,如果是另外一位校长接到学生私下里的这种邀请,会出现什么结果。你们要去天津考察什么?班主任知道吗?家长同意吗?安全问题怎么考虑?做好考察方案了吗?交通费用哪里来?……校长很可能会向学生提出这样一系列问题,得到确切答复之后才会考虑是否陪同学生前往。而李校长什么都没有问,他相信自己的学生在邀请校长之前肯定做了周密的安排,他相信学生的能力,所以他只是欣然陪着学生出行,而没有提出任何有“教育意义”的问题,没有做任何居高临下的指导,没有发出任何语重心长的谆谆教导,他就是笑眯眯地一路陪着孩子们,甚至跟他们开开玩笑,说说笑话。然而,正是他这种发自内心的对学生的尊重、信任和亲近,让学生“很受教育”。

  还有一个老师,与李校长的做法差不多。

  有一名初中女生,父母离异,她被判给父亲抚养。女孩感觉没有了母爱,整日郁郁寡欢。她的班主任发现以后,诚恳地邀请学生每天午饭后到自己办公室休息一会儿。学生很高兴,每天从食堂吃完饭,就跑到班主任的办公室里。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情,有时候师生随便聊聊家长里短,有时候就是各自静静地看一会儿书,有时候帮老师改改作业,有时候各自上网转转……半年以后,这个孩子重新变得活泼开朗--她从老师无言的陪同里,感受到了自然真切的爱。我们完全可以想象,假如这位班主任每天把孩子叫到自己的办公室进行所谓的心理辅导,或者不停地安慰关怀。我敢说,用不了一个周,学生就会躲得远远的。

  类似的事情,我还亲耳听美国最佳教师雷夫讲过。

  他在去年来上海演讲期间,说:他的班上有一个孩子,父母关系恶劣,整天打架,而且还吸毒酗酒。所以这个小学五年级的孩子,小小年纪就已经形成了扭曲的家庭观:家就是父母打架的地方,他讨厌家,他一辈子都不会结婚!

  如果是我们,遇到这样的孩子该怎么办?发动全班同学给他送温暖,关心他,体贴他,对他进行心理疏导:告诉他家是很温暖的,父母虽然打架酗酒,但还是爱他的……这应该是我们惯用的招数。

  但雷夫没有这样做,连一句安慰和疏导的话都没有说。他郑重地向孩子发出邀请,邀请他到自己的家里住上两个月。孩子欣然接受了邀请,进入雷夫家之后,雷夫跟他约法三章:必须按时起床,必须按时休息,必须收拾自己房间的卫生。孩子一一接受。

  两个月里,雷夫没有进行任何说教,没有刻意安排任何“教育活动”,他把自己家庭生活最真实、最自然的一面呈现给孩子:夫妻之间真切的爱和相互的尊重,几个孩子之间亲密的感情,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,有不同意见时的平等讨论……结果,两个月后,当孩子离开雷夫家的时候,非常感动地说:雷夫,我知道了,家是很温暖的,将来我也要有一个这样的家!

  雷夫说:我不会强迫孩子改变,我没有这个权力。我的责任是让孩子自己体验和观察,自己得出结论。

雷夫的话让我们惭愧。中国教育已经被深刻地异化为说教、控制和压迫,我们绞尽脑汁、费尽心血不断地开展各种所谓的教育,结果就是不断激发学生对教育的反感,不断地推着学生走向教育的反面。从李希贵校长到雷夫,他们身体力行的“陪着就是教育”,让我们看到了教育的另一面,看到了教育的真正力量。这样的教育,没有痕迹,如水般柔和,直抵心灵,浸润生命,能够影响孩子的一生。